切换到宽版
  • 2088阅读
  • 35回复

大美女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x主管
只看该作者 30楼 发表于: 2013-01-04
  熙涓又重新低下了头。她说:“最近由于离婚,耽误了很多业务,资金周转遇到了些效果。”

  “借多少钱?”

  “六十万。”熙涓扬起脸来。

  歆茹走到桌前摸了一包烟,摇头笑笑。

  “三十万也可以!”

  歆茹又从书桌抽屉里翻出打火机,“啪嗒啪嗒”半天点着了火,吐了口烟方道:“你若真是想做李香君,先看看你那侯公子是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。”

  熙涓气得发抖,哆哆嗦嗦地反驳:“不借便罢了!说这些个风凉话,不要怪人面前议论寡妇毒辣。”

  歆茹默默看了她一眼,双手支在桌沿上,绉绸的棉夹袄泛出金丝光,她十分安静。“熙涓,我们都曾经不小了。”她其实想说她太过干练,却欲言又止。她感到熙涓的急切心境是她此生所无法再得的,突然有点乱了方寸。

  “我这就走。”熙涓站起来,像刚从池子里捞下去的猫,湿漉漉地打着颤。

  歆茹按了烟头,唤了一声:“薄姨,林小姐要走了。”薄姨张惶下去,手里端着刚才被她丢在台阶上的水晶玻璃捧盘,几只乳白色的冰淇淋球早化作一滩稀泥。歆茹朝自己卧室一指:“把我的支票簿拿来。”

  下面厅里的宾客一阵旋风般又闪到一旁,歆茹拥着熙涓到门口,见她回过头来,眼睛里闪过一些不好捉摸的东西。歆茹踌躇了下,轻声问道:“假设他真的倾家荡产,你还要跟他么?”

  熙涓垂下眼睛,迅速地点摇头,回身走了。

  歆茹目送了她一段,靛青色的风衣随着夜里飞蛾的扑打,糯糯地消融在夜路上。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,急忙道:“薄姨!你让二娃开车追上去送她一下!”

  歆茹转过头,见身后的一圈宾客都狡怯地望着自己,突然心生厌恶,胃里排山倒海地闹腾起来。她撇下他们上了楼,有意间斜睨了一眼墙上的大头娃娃挂历——11月26日,感恩节。两天前,正好是熙涓32岁生日。在她们29岁之前,一切的生日都是一同渡过的,这两年竟全然忘却了。那时的她们,还在为适婚的男人争风吃醋,分头研讨更美的妆术,活像两个玩花招的生气女孩,简直单纯得牵肠挂肚。

  钱被一只大布袋裹着交到了瞿新云手里。熙涓一边哭一边掏出纸巾拭泪,瞿新云掂了掂重量,愣道:“她真借你了?”熙涓咬着牙密密麻麻吐出一句话:“要是我说是你公司开张筑了债台,还不定被人笑掉几颗牙来!”瞿新云看她抽抽着,忙道:“怎样是开张!只不过我那合伙人撤资罢了,我原本出的也是技术股,这不合约到期了吗!”“合约到期?”熙涓啐了他一声道,“前年怎样不到期?去年怎样不到期?眼见你要离婚分家产便到期了,哪有这样的人,乘人之危,浑水摸鱼!要了你的技术不说,一脚踢你出门,还要你搭100万的分家费,明知道把你那公司当了也不值那些钱。拿了你的钱,一分不亏,转身人又东山再起,你就当白打了十年的长工。”瞿新云尽管缄默不语,拆开包裹来点钱,骇然道:“不是说管她借三十万吗?这不止吧!”熙涓用纸巾悄然拍打着眼尖,生怕弄花了妆,看也不看他:“六十万。我想着你赔了钱也好有点周旋的余地,你总要为日后思索。”虽是看也未看,她却及时地让他住了嘴:“我知道,这点钱不够你重整旗鼓的,但是,以目前的状况,够你离了婚支撑一段时日,先行休整一阵。今后你亦无非两条路:给他人老板打工;无时机再找人合伙。独资风险太大,另外我看你也不是那块料,还是衬个牢靠的人才保险些。另外这笔钱实不算多,歆茹那边也不指望你立刻还上。”

  歆茹被蒙在鼓里,但她并不急于想知道这对苦命鸳鸯的下落,如今的她自己正被混沌的漩涡搅拌着,脑子里一荡一荡的全是几个油头粉面的角色,像是在唱隔夜的戏,犹如一壶隔夜的茶,甘和苦都谈不上,只要冷涩的有趣。

  蒋老太太和女儿商量,让她尽能够地先与黎孜季接触,倘若最后发现不行,再将那张家的股权拱手相送也不迟。“你年岁大了,寡居,又有资产,以你那个心气和目光,恐怕你日后择偶,多半是惨淡收场;谋财的暂且不计,就算搭上一个奸诈老实的,你大手大脚惯了的,不肖时日挥霍一空,只怕是贫贱夫妻百事哀。张家的人固然靠不住,但是若你真能托身官宦富贾,下半辈子也算有了倚靠。”歆茹自叹了几口吻,垂头来回捏着左腕上的玉镯。
离线x主管
只看该作者 31楼 发表于: 2013-01-04
  @银河系彭彭 27楼
  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,各有各的好,呵呵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哈哈,这话对的
离线x主管
只看该作者 32楼 发表于: 2013-01-04
  他们约着去吃了两次饭,看了两次演出,甚至还滑了一次雪。黎孜季的肥头大耳,简直要撑爆的皮带扣,走路时夸张的外八字,粗俗无比的段子,歆茹都忍了。唯独他每次毫无顾忌地张望周围美女的色情眼神,歆茹见一次恶心一次,不得不扭过头去。黎孜季的依从卖乖里时辰透显露优越感,他倒也很情愿使她明白,这点施舍般的殷热,全是出于对她位置的怜惜和对她财富的渴求,自始至终是一笔一举两得的买卖,跟爱与承诺本没有关系,以后他自好放开了手脚办事。歆茹无法想象如何与这样一个男人共度终身。她一气冲回家里,仿若一条鱼儿跃入水塘,不住地大口喘息,将满身的金银珠宝叮铛铛丢在梳妆台上。她请了律师来打理文件,又约张粤宪出来说话,不巧他们全家正在欧洲游览,只好暂且放置。

  冬至的早晨,由于要宴客,山脚别墅里请了帮厨。新颖的海鱼被“哧剌剌”猛刮着鳞片,刀片活动在肥腻的白色鱼肚子上,转眼另一道白光下去,鱼身被剁成两段。另一板上剁着肉馅,从湖南捎来的朝天椒红得耀眼,呛人的气息直喷到地上散落的广味腊肠上,还有腊肉,油黑的三五条斜吊成一串钉在锅上受气。里间熬筒骨汤的瓦罐呼呼冒着热气,噼里啪啦爆锅的声响间夹着过油的“咕噜噜”,厨子们叽里呱啦的推搡声,整个的交响乐似的厨房。

  这日来访的女客酒糟红面色,身披厚重的浅草色羊绒风衣,高高的立领外面还藏着一条练爽的豹纹的围巾,共同托起她肥大的下巴,风衣下面两条炭黑的腿却似铅笔普通细。这人上了点岁数,眯着眼盹在茶室里,拨弄两下八仙桌上的手机,等着歆茹从客厅出去。歆茹是托故出去的,她要先设法打听一下这人的内幕——凡是姓张的亲眷,大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个个难以对付。“四婶。”歆茹带着笑出去,女客眼睛一睁,也一样笑盈盈地揽她落座。

  彼此应酬了一番,歆茹道:“早先也不曾访问过四婶,昔日莅临寒舍,真是有失远迎。”“不怪不怪,原是我们不时在海外,虽是隔海相望,交往得少了些,但是冉儿从小就与我的关系最好……”四婶蓦地呜咽一声,脸上堆着的笑见势竟退之不及,“唉!只怪这孩子命不好,去得太早了!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悲恸谁受得了!我一听说他……唉,我没了命地想回来啊!又不敢通知你四叔,又抑制不住要哭,走路都得躲着!”歆茹目无表情地低声道:“劳四婶费心了。”四婶偷瞄了一眼,见她若无其事状,便收了眼角的泪道:“小黄,我劝你……”“四婶,侄女姓蒋。”“哎呀看我这忘性!歆茹,我当你是我亲闺女了不然!我那大儿媳可就姓黄呢不是!”四婶伸出双手抓住歆茹的手,尖尖的指甲挠得她生疼。“歆茹,我早就听冉儿说过你,贤惠又心善,真心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媳妇啊!他可就狠心这么去了,留下你单单的一团体,可怎样是好?闺女,有什么难处要向婶子说啊!啊?”

  歆茹心里像是厨房里正放气儿的高压锅,滋滋地响,却一声弱过一声。她不知道眼前这位大神又要走哪路的供奉,只得面庞紧绷地听着,受着,不敢多作声。一会子薄姨出去请饭,歆茹就搀着四婶进了厅堂。这四婶上了饭桌,嘴巴要填塞东西,一时间讲不了更多的话,反倒给了大家些喧嚣。歆茹忙着给她盛汤夹菜,巴着她多吃少说。末了,歆茹见她酒足饭饱,像是窘迫着了,就叫了二娃把车直接开到门前,挽着手还没聊上几句就给送进了车里。回身进了客厅,咕咚咚灌了自己一整杯红酒,歆茹这心才暂时落了地。她需求更多的时间来顺应接上去将会发作的事,无论是坏事、坏事,但多半是不容易的事,她觉得天旋地转,以为是喝多了。
离线ivysos
只看该作者 33楼 发表于: 2013-01-22
  主管好高产!
离线x主管
只看该作者 34楼 发表于: 2013-01-27
  @ivysos 33楼
  主管好高产!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这叫一心多用嘻嘻嘻
只看该作者 35楼 发表于: 2013-01-27
楼主英明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